返回

BL

首页

穿成古早虐恋男二

作者:天下天

更新时间:

收藏数:17073 孙子柏穿越了,穿成了虐恋情深古早狗血文的男二。 刚来他就强娶了主角受,硬生生掐断了两位主角的情缘,不仅逼得主角攻陷入绝境差点死掉,还设计让主角攻受决裂,从此陷入虐恋。 婚后因为爱而不得又对受虐身虐心,对攻穷追猛打,十足十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霸反派。 男主受恨他入骨,男主攻与他不共戴天,就连一身战功的爷爷也最终因他覆灭。 孙子柏就是整个苏城最臭名昭著的那颗老鼠屎,人人喊打。 恶毒男

不小心撩弯了摄政王怎么办

作者:糯唧叽

更新时间:

长佩收藏:10,713 毒舌腹黑摄政王攻×沙雕乐观小太阳受 ——— 沈木鱼穿成了一本书中即将被满门抄斩的宰相之子,眼看断头日越来越近,他决定剑走偏锋,和当朝摄政王凌砚行搞好兄弟关系。 成为兄弟第一步:用他一颗真诚的心,当一个成熟的马屁精。 沈木鱼捏指比心:“我想你就是我的全世界,看不见你我夜不能眠。 沈木鱼花式比心:“我好像中毒了,什么毒?没有你的日子我好孤独。” …… 成为兄弟第二步:登堂入室

黎舒

作者:陌百生

更新时间:

Tag列表:原创小说、BL、中篇、完结、三观不正、NTR、NP 简介: 勾搭人胆子不小但出事了跑得比谁都快 `喜欢钱,喜欢好看的男人,多情又薄情,勾引人胆子不小但出事了跑得比谁都快的风骚漂亮的小妈谁不爱呢?`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**wb脑洞扩写** 有钱的中年风流男人收心后,娶了一位漂亮年轻的男妻子。 中年男人有三个儿子。 年轻漂亮的小妈

方程

作者:Akon

更新时间:

陆方冶认出我就是那个装成女生跟他网恋的骗子了。 场面有点尴尬。 陆方冶(yě)x姜程 颜控酷哥*漂亮且作还很记仇受 第一人称、HE、校园、天降

这个精神病打怪超猛的

作者:木一了

更新时间:

宋如浊从小就有精神病。 他的世界永远伴随着幻觉幻听。锦鲤的鳞片是满身眼睛,树枝上挥舞着扭动的触手,人们的嘴里爬出来腥臭蛆虫,世界变成了狰狞可怖的炼狱。 宋如浊不得已休学,将自己关在了黑屋子里。 一场地震过后,大地出现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。从此以后,宋如浊描绘出的幻觉变成了现实,全世界充斥着诡异的怪物,无论是人是动物还是植物,都可能突然张开血盆大口,将周围的一切撕碎吞噬。 与此同时,宋如浊终于鼓起勇

青杏小

作者:天下茶屋

更新时间:

高中初尝禁果的竹马在大学偶然重逢,却多了个孩子 矜贵三代酷哥渣攻x高中怀孕退学笨蛋美人受 李京则x乔杏 当酷哥男大校草攻忽然得知自己有个四岁的孩子 17岁的乔杏因怀孕而退学,在万般困阻下,还未成年的他选择离开破败的原生家庭,留下肚子里的小孩,独自抚养。 可乔杏从未想到会在四年后再次遇到李京则,两人悬殊的身份与阶级让乔杏深知,即使上天让他们重逢偶遇,他们也不会再有交集。 大学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一场关

港口甜心,被迫营业!

作者:鸡子饼

更新时间:

收藏数:24607 黑泽莲,港口Mafia的一名成员。 人美又甜,外号横滨甜心,异能力任意门,可以往返任何时空。 因为欠下巨债,每天都在被迫营业。 然而黑心的森首领总是给他挖坑。 “扣你工资是因为你表现不好,不要质疑我!” “居然敢和福泽阁下眉来眼去,脸转过来!” “这辈子你都别想活着离开港口Mafia!” “死了也要埋在港口Mafia大楼下面!” 后来黑泽莲忍无可忍,跑路去隔壁酒厂卧底。 失去

阿蝙代餐猫被动狂点治愈[综英美]

作者:北方叉骨

更新时间:

收藏数:17230 谢林绑定学英语系统的时候,已经看到了以后和斯塔克并肩作战,成为妇联最强ACE的场景——毕竟系统许诺去纽约留学,并且学好英语,就能获得相应超能力、妇联出道的机会不是谁都有的! 然而刚绑定好系统,谢林畅想着成为英雄的未来眼睛一闭一睁。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变成猫了? 而且他进的不是纽约,而是漫画里才有的阿卡姆疯人院。 幸运的是他长得很可爱,乌云踏雪黑毛蓝眼,特别像阿蝙。 不幸的是他

制作游戏后成为创世神

作者:红荧

更新时间:

收藏数:22659 问:从零创造一个世界是什么感受? 答:泻药,找了批免费劳动力。 地图是他们清理的;传说是他们脑补的;城池也是他们建造的。 完了还夸“游戏”体验性极佳,NPC互动真实,简直是全息游戏之鉴,感觉不要太爽。 * 大学毕业没多久的特效师姬无世,意外继承了一个刚刚诞生的世界,成了那个世界唯一的神。 彼时,大地与海洋还未划分,空间一片荒芜,天地间只有浮游生物徜徉。 如同白纸,任由他涂抹色

暗潮

作者:寒鸦

更新时间:

长佩收藏:13,008 豪门俏寡夫:老公重生后加入男德班。 …… 婚前,他曾偷偷暗恋着自己的丈夫。 做梦也没有想过,真的有一天可以与他结为夫妇。 即便他觉得自己配不上秦骥,即便这段关系是从别人处偷来,即便秦骥始终对他冷淡漠然,他也坚持这是一场良缘。 秦骥失踪了。 别人都说他丈夫已经死在公海上,可夏泽笙不信。 没有确凿的证据,他不能领那张轻飘飘的死亡证明。 他为秦骥穿黑衣,守孝期,吃尽苦头,以为自